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6-09
  •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-06-09
  • 别克君越优惠3.5万元 颜色可选欢迎垂询 2019-06-01
  • “该办的事不办”凸显权力傲慢 2019-06-01
  • “5·15”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-05-31
  • 你们中了美国思维,中国思维却相反 2019-05-31
  • 承认私有制存在,却否认阶级分析。睁着眼睛说瞎话,强坛独一份。 2019-05-15
  • 朱婷最强队友让女排臣服 龚翔宇用另一种方式回应 2019-05-11
  • 但,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-05-11
  • 3岁男童爬窗走失 民警帮忙找家人 2019-05-04
  • 马英九喊话蔡英文:接受“九二共识” 两岸可共荣 2019-05-03
  • 广州日报社“融媒体采编项目”配套硬件设备采购招标公告 2019-04-29
  • 新书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在网红菜市场发布 萝卜白菜变身艺术品 2019-04-18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4-01
  • 巢湖市烔炀大道等一批项目通过市规委会审议 2019-04-01
  • 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
    手游排行榜

    十一选五胆拖什么意思:《北云边》: 异界重生

    发表时间:2019-03-17 00:20:16浏览:20次
    异世仙君_笑傲七界

    异世仙君_笑傲七界

    福建11选5 18101067 www.dkx9.com 大?。?em>5.85MB更新:2014-05-16

    分类:角色

    在上一篇文章中,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《《大道独断》——灵山脚下》相关知识。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《北云边》: 异界重生。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:1.《重生网游之重装坦克》:1.重生2.《女配重生:重活一世想飞升》:重生3.《重生我乐意》: 重生不重来

    第一章 异界重生

    荒凉、贫瘠的茫茫大漠,看不见任何生机。在远处的沙丘上,一个瘦小的身影挣扎地挪动着。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丝毫力气,呼吸也是越来越微弱。

    迎面而来的风沙吹得他睁不开眼,他干脆不再睁眼,曲着腰跪在原地。他知道自己是走不出这片大漠的,这茫茫大漠,百里之内没有半点人烟。

    他那干裂的嘴唇动了动,半响后,才听见他那微弱的声音。

    “爹…孩儿答应你的话……不能实现了……”

    他抬起了头,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,他的身体颤抖着,终于支撑不住,扑腾一声倒下了,再也没能起来,无情的风沙一点点掩埋了他的身体,消失在这片大漠……

    时间仿佛是停留了,脑海中只有黑暗,可偏偏他的意识还存在,在这虚无缥缈的黑暗之中,他的意识就那样游荡着,没有目的,也没有终点……

    他叫林惠然,生活在关外一个偏远的村子,生活谈不上富足也说不上贫困,他和父亲相依为命,父子俩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着日子,直到十岁某一天,这一切都不再拥有。

    那本是一个平静的夜晚,村子里的人都还在熟睡,突然,不知道从哪里传了一道刺耳的尖叫,惊醒了睡梦中的林惠然,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那个年代兵荒马乱,尤其是常年生活在关外的人们,生活得更加是小心谨慎。他朝着纸窗靠了靠,窗外火光四起,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,夹杂着刀剑的碰击还有惨叫。

    这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门外父亲大喊道:“惠然,快起来!强盗,强盗来了!”

    林惠然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,打开木门,有些惊慌地喊了声:“爹!”

    平日里父亲和蔼的面容此刻也是充满了恐慌,拉着林惠然正准备朝屋外跑去,院子外的大门咚咚的撞击声让人猝不及防,父亲抓着他的手,紧张地说:“走!从灶台下的地道逃出去!”

    两人跑到厨房,父亲把灶台上的大锅取了下来,然后把林惠然抱了进去。突然院子外轰隆的一声传来,外门塌了。

    “跑,快跑!沿着地道快跑!”说完,父亲就回头跑去,挪动那张大桌堵着门。

    “爹!”林惠然哭喊道。

    “快走!再不走就来不及了?!?/p>

    “不!我们一起走!”

    强盗们冲进了院内,直扑大门,木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。

    此时此刻,父亲拿起大锅放上灶头,然而林惠然紧紧抓着灶头边沿不放,哭道:“爹!我们一起走!”

    父亲望着他流下了泪,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,连忙取下了脖子上的那块玉,小心地交给林惠然,说道:“带上它,千万不要弄丢了,一定要好好地活着!”说完拿开林惠然抓在灶沿的手,将铁锅重重地扣上,然后毫不犹豫朝木门跑去。

    林惠然跟着父亲长大,十年来没有一天离开过父亲,可如今父子分离,让他怎能接受,任凭他在地道里声嘶力竭地喊叫,却没有半点回应,除了那只紧攥着玉石的拳头,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光芒……

    “爹……“

    悲痛过后,林惠然沿着地道艰难地爬行,地道里非常狭窄,只能依靠这样的方法,好久之后来到了地道的尽头,林惠然擦干眼泪,逃了出去。

    原本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,却不料又遇到了麻烦。

    林惠然进入大漠没走多久,天色大变,狂风开始肆虐。顿时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眼前的景象全然不是往常的模样,满天的黄沙遮蔽了他的双眼,不知不觉中林惠然就在这风沙里迷失了方向。

    他朝着一个方向艰难地前行,没有水,也没有食物,就这样走过了五天五夜,体力难以再继,还是倒在了这黄沙之中。

    在他的意识里,天地间一片黑暗,整个人感觉迷迷糊糊,分不清什么是真实,什么是虚幻,不知道有多长时间,黑暗中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芒,随后那道光芒变得强烈,越来越刺眼,充满了他的双眼……

    意识渐渐地恢复,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

    “我死了吗?”

    就在那时,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,动了动眼皮,但还是睁不开眼睛,林惠然努力的眯开一只眼,但那并没有什么用,疲倦不堪的身躯又让他昏睡过去。

    ……

    在这片森林,除了此时此刻倒在地上的林惠然,还有其他的东西。

    高大是树木遮挡了太阳的光芒,整个森林里充满了昏暗,平常人待在这里恐怕也是分辨不了时间。

    忽然,在这树木深处闪过一道光芒,然后停留在倒在地上的人身上,那道光再也没动静,好一会儿后,一只浑身充满花斑的豹子从黑暗中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,确认周围环境没有危险后,径直地朝着地上的人走去。

    躺在地上的林惠然全然不知眼前的危险。

    花豹绕着林惠然慢慢地走了几圈,像进食前的祷告一样,它有些兴奋地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,它很肯定,眼前的这个人将会成为它肚子里的食物。

    毫不犹豫的,突然他它爆发了,猛的朝着林惠然的脖子咬去,它颇有灵性地闭上了眼,它仿佛已经尝到了鲜血留在口中的快感,在它闭眼的那一刹那,它好像看见了什么,那个人类的右手里,一道光亮了起来……

    下一秒。

    “轰……”,花豹的身体就那样直直的飞了出去,它的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,它怎么也想不到看起来那样弱小的人类,怎么会一瞬间爆发出这样的威力。

    巨大的冲击直接震破了它的五脏六腑,飞起来的那一刻,花斑豹口鼻鲜血一阵狂喷,然后撞在一棵树上,竟然直接把大树给折断了,最后重重地摔在地上,渐渐地失去了生机……

    那道光正是林惠然手中的玉佩发出来的,不过那道光来得快,离开得也快,转瞬间就消失了,森林又回到了平时的黑暗。

    ……

    “浩哥,浩哥!那边好像有动静诶?!?/p>

    大树上蹲着一个手拿弩少年,望着森林的一个方向说道。

    “应该是其他人在狩猎魔兽吧,走,我我们跟过去看看,说不定能打听到我们跟踪的那只二阶花斑豹的踪迹。杰西你走前面探路,霍锐正,你负责后面防卫?!拔椎哪凶铀?。

    这个男子叫浩凯,是这支队伍的队长,而刚才说话的少年就是杰西,杰西长了对尖耳朵,配上那双大眼睛,看起来尖嘴猴腮的,像个猴子样。

    “浩哥,你说那魔兽,会不会就是我们跟踪了两天的花斑豹哈?“杰西问道。

    队长浩凯皱了皱眉头,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,如果真是我们的那头花斑豹,那可就惨了,我们跟了它两天了,到手的猎物变成别人的了就麻烦了?!?/p>

    “那我们就宰了他!然后把花斑豹抢了!嘿嘿嘿!“杰西傻笑道。

    浩凯笑道:“就你?一个才一阶的佣兵?“

    这时,一直的很少说话的霍锐正开口了。

    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能这么快就把二阶风系花斑豹杀掉的人,恐怕至少也是二阶以上的修行者?!?/p>

    浩凯点了点头。

    “风系的魔兽都相当敏捷,就算是遇到了二阶的修行者,敌不过也有逃命的机会,想想看,我们追了他两天都没追到,对方这么快就解决掉的话,说明实力不可小觑,等下遇见了还是礼貌点,听见没有!杰西!“

    “了解,了解!嘿嘿,我这不开玩笑嘛!“杰西笑道。

    三人按着前、中、后的队形,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,不一会儿,他们就来到了发出巨响的那片森林。

    映入眼前的,是那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二阶花斑豹,口鼻处全是血迹,特别是它瞪大的双眼,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    浩凯把手轻放在花斑豹的头上,感受到的是,这只花斑豹彻彻底底的死了?;毓?,他们开始寻找那位“高人“。

    “浩哥,这里有个人!“

    在树上荡来荡去的杰西首先发现躺在地上的林惠然,杰西在树上用力一荡,跳在林惠然身旁。

    浩凯和霍锐正连忙跑了过去,浩凯蹲在林惠然身旁,将手放在他的头上,闭上眼感受,不觉惊讶了一声。

    “他身体非常虚弱,能活着真是奇迹了?!八低?,浩凯从皮包中翻找,取出一个漂亮的小瓷瓶,然后他拔出瓶塞,将一枚绿色的药丸倒在手心,张开林惠然的口,给他服下。

    “浩哥,你给他喂的是二阶的回春丹?“杰西问道。

    “不然呢?“

    “啧啧,二阶的回春丹可要个5大金子儿啊,你也就一共炼了两枚,这么随随便便就给了一个陌生人,前后认识还不到五分钟。?!敖芪髟伊诉谱?。

    浩凯将瓶塞塞紧,放入皮包中,望着这个少年,说:“不救的话他可能就躺在这森林里再出不去了,一时半会他是醒不过来的,走,杰西你扛花斑豹,我背着他,我们先回营地?!?/p>

    “好?!?/p>

    ……

    燃烧着的篝火照亮了整个营地,森林深处偶尔传来几阵嚎叫声,虫儿的鸣叫,树叶飒飒的作响,让营地显得格外的寂静。

    浩凯一行人围在篝火旁,杰西忙着给花斑豹“分尸“,他把花斑豹从腹部划开,然后一点一点地把皮毛剥开。

    “浩哥,你说这花斑豹的毛皮能卖多少钱???“,杰西一边剥皮一边说着。

    “不知道?!?/p>

    “我猜啊,这毛皮肯定嗯能卖一个小金子儿?!敖芪骰卮鸬厮?。

    杰西还在不停的说着,可是没有人理会他,他是出了名的爱说话,久了大家就烦了,干脆就不理他。

    浩凯不再理会杰西的自言自语,望向躺在地上的林惠然,他的脸上有了一些气色,不像一开始那样苍白。

    “带上它,千万不要弄丢了,一定要好好地活着!”

    林惠然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了离别的那一幕。

    他的脸部有了些变化,变得有些悲伤。

    “爹……“,一行泪水从眼角流下。

    一旁的浩凯有些兴奋,朝着周围说道:“醒了,他醒了?!?/p>

    杰西这时也停下来手中的工作,和霍锐正一起围了过来。

    林惠然的脑?;褂行┠:?,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这三个长得奇怪的人,一个长得像猴子,还有个白头发的大叔,最后一个看起来很沉默留着长发的青年。

    忽然脑海一下子清醒过来,他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玉佩。

    林惠然一下子坐起身,把浩凯三人吓了一大跳,林惠然膝跳反射地握紧了双手,抓空的感觉刺激到他的神经末梢。

    紧接着他拍了拍自己衣服,又环顾了四周,发现什么也没有,这下他是真的慌了。

    浩凯等人显然对这一突发状况有些不知所措,这时林惠然站起了身,目光停留在了霍锐正的手上,霍锐正手上握着的正是他的玉佩。

    林惠然二话不说,朝霍锐正扑过去,霍锐正还没反应过来,林惠然就紧紧地抓着他的手。

    慌乱之中,霍锐正连忙把他推开,可林惠然紧追不放,脸上充满了愤怒,又扑了过来。

    “还我的玉佩!“

    这样就有些尴尬了,霍锐正他们明显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,语言交流上是个障碍,不过他还是意识到了什么,朝林惠然摊开了手,把玉佩递了过去。

    林惠然一把抓过玉佩,然后又退后了好几米,谨慎的望着眼前这几个陌生人。

    那个年代世道不太平,战事不断,人与人之间充满了不信任,对于陌生人,更是如此。

    “你们是什么人!“林惠然向着霍锐正三人喊道。

    这三个人一脸的茫然,有些不知所措,浩凯作为队长,首先出面,打出放轻松的手势,朝着林惠然说:“别紧张,别紧张,冷静,冷静?!?/p>

    好一会儿,林惠然才冷静下来,望着三人的眼神,没有了先前的敌意。

    浩凯连忙打手势,让他放心,坐过来慢慢交流。

    林惠然放下了戒备,和三人坐在一起,交谈一番后,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  对于浩凯救了自己,林惠然非常感激,想起刚才那般举动,林惠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浩凯看出他的尴尬,哈哈一笑,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并计较这些事。

    林惠然勉强一笑,算是回应。

    一个问题摆在他们面前,谁杀掉了这二阶花斑豹,原本浩凯他们以为是林惠然干掉的,可他摇了摇头,表示并不知情,对于林惠然是身世,他们只能靠猜,毕竟语言不通,能知道的情况少之又少,林惠然告诉他们,他家在长城外,他们猜测林惠然可能来自北方的北地帝国,毕竟北地大陆上唯一的长城,就在那儿。

    不过林惠然说他逃命到这儿,他们实在有些难以置信,毕竟,长城离这儿横跨了大半个大陆。

    放下心后,林惠然才开始仔细打量周围,一望无际的树木,和他倒下时候的沙漠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里的树木不仅巨大,而且长得奇奇怪怪,粗略地估计这些树木恐怕就有百米之高,那树木深处看不到尽头的黑暗,让他感觉到有些害怕。

    更不可思议的还是头顶的五个月亮,其中一个像鲜血一样的殷红。

    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更加吃惊。

    杰西知道了故事的经过,又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工作,他把花斑豹的皮毛摊开,钉在大树上后,又拿出一把斧头,朝花斑豹头部挥下,紧接着,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  一个乳白色的晶体从裂缝处飞出来,悬浮在空中。

    “浩哥,这颗魔晶相当好??!没有半点杂质!”杰西一脸惊喜的说道。

    浩凯也注意到这颗魔晶,走了过去,伸出手感受,一股纯净的风元素在指尖萦绕。

    浩凯的心情有些高兴,进入菲林森林才几天,就已经狩猎了好几头一阶魔兽,加上这头二阶花斑豹,可谓是收获丰盛。

    不过浩凯犹豫了。

    “哎…”

    在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后,浩凯把这魔晶拿着递给了林惠然。

    一握在手里,他就感觉到似乎握住了风一样,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望着这颗魔晶,林惠然看得有些入迷,更多的还是好奇。

    不过好奇归好奇,看完之后,林惠然又把魔晶递了回去,浩凯大哥是个好人,还救了自己,自己怎么好意思还收下魔晶,而且就现在而言,魔晶对自己毫无用处。

    更何况,这花斑豹的确不是自己杀的。

    浩凯大哥倒是没有太多的推迟,收下了魔晶。

    “来来来,吃烤肉了!”杰西一脸兴奋说道。

    色泽焦黄的烤肉此时正滋滋作响,油脂顺着肉质纹路缓缓流下,看得一群人直滴口水。

    林惠然虽然听不懂杰西说什么,但看着杰西的动作就已经明白了,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,肚子也开始叫了。杰西笑了笑,连忙递过来一只烤好的腿。

    林惠然接过这只烤好的腿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
    众人看着大快朵颐的林惠然,也有些馋了,用小刀切下烤肉吃了起来。

    可能是累了一天了,一只花斑豹不一会儿就被大伙吃得个精光,俗话说没什么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,一顿饱餐之后大家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。

    林惠然想起刚才和霍锐正刚才的误会,朝霍锐正看了看。

    霍锐正不爱说话,性格沉默,正坐在一旁擦手中的长枪,林惠然走了过去,在他的身旁坐下,看见霍锐正停下了动作,林惠然打出一个很抱歉的手势。

    霍锐正摇了摇头,事实上那件事他并不在意。

    他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玉佩对你来说很重要吗?”

    林惠然点了点头,将父亲留给自己玉佩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    想起同自己相似的遭遇,霍锐正看着林惠然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种同情。

    霍锐正曾经生活在一个小有名气的家族,有个幸福的家庭,一家人其乐融融,可是有一天,教会的魔爪伸向了这个偏远的小镇,因为家族不愿意向教会低头,被诬陷对真神不敬,而家族得意的绝技弓箭术被扣上巫术的罪名,可家族仍然不愿意向教会低头,最终,噩梦还是发生了,而霍锐正是家族里少有的幸存者之一。

    看着眼前的林惠然,想到同自己相似的遭遇,他的眼神也不再那么冷漠。

    第二章 菲林大森林

    接下来的几天里,浩凯一行人继续在森林里探索,似乎林惠然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好运,他们很轻松就狩猎到了两只一阶的魔兽,而林惠然就跟着队伍,做做打杂的工作。

    对于林惠然的加入,最高兴的莫过于杰西了。

    杰西爱说话出了名,这下子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,通过话痨杰西的对话,林惠然大致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语言。

    这门语言并不是很难,和汉语有很大的相似,甚至是某些词语的发音,书写也都也有相似之处。

    杰西称得上是个合格的老师,比如有次从树上跳下来一只松鼠,杰西第一反应不是去打了它,而是把一脸懵逼的林惠然拉到很队伍的后面,掏出一根木棍。

    然后杰西在地上划出松鼠的写法,朝着林惠然很认真的拼出松鼠的读音,看着难得认真的杰西,林惠然有些好笑,不过还是很认真的学习。

    除了语言,林惠然还学到了一些新东西。

    万年以前,北地大帝统一了北地大陆,魔法时代开始,而三百年前,米迦勒成立光明教,在控制整个大陆信仰之后,发动了第一次圣战,北地帝国被分裂三个主要的大国,西兰王国、水宇王国,而北地帝国退守北方疆域。

    为了抵御米迦勒统治的宗主国入侵,北地帝国修筑了一道巨型长城,米迦勒统治北地大陆的妄想这才破灭。

    因为林惠然提到他的家在长城北边,所以浩凯他们才会说林惠然来自北地帝国。

    林惠然也同意了这个说法,但是横跨大半个大陆,他究竟怎样来到西兰王国的,而且还晕倒在菲林大森林这么危险的地方,林惠然也是很困惑。

    不过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奇怪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
    “林惠然,快来帮我处理下这头火狼?!?/p>

    一边忙着分尸的杰西叫道。

    林惠然走了过去,同时把那头火狼挪了过去,坐在杰西的身旁,林惠然抬起头看了看四周。

    此时,浩凯和霍锐正正闭着眼,盘坐在大树上,不过他们并不是在闭目养神。

    林惠然把身子向杰西靠了靠,小声的说:“浩凯大哥他们在干嘛啊?!?/p>

    杰西看了看浩凯,解释道:“他们是在修炼?!?/p>

    “修炼?”林惠然有些疑惑。

    杰西点了点头,说:“嗯,修炼是每个修行者必须做的事情,怎么说呢?这算是一种学习吧,只有不断地学习,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,北地帝国不也有修行者吗?!?/p>

    林惠然想了想,听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,像关内的道教什么的不也都是在闭门修仙吗,还有江湖上的那些传说,如来神掌、少林棍法什么的。

    林惠然问:“前天我们打这头火狼的时候,浩凯大哥闭了一下眼,再睁开的时候,怎么上身就聚集了一层薄薄的白雾?然后火狐打在他上身的时候,浩凯大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一样?”

    浩凯回答说:“那是真气护体,意思就是将体内的真气集中起来,然后化为实体聚集在身体周围,形成一副天然的盔甲,四阶的强者就可以做到,不过浩凯大哥只有三阶,只能勉勉强强形成一些雾状,而且只能?;ど硖宓囊徊糠?,不过对付一阶的火狼绰绰有余了?!?/p>

    “那杰西呢?你是几阶强者?”林惠然问道。

    “额…我是一阶强者…噢不,不是强者,只是一个一阶刚入门的修行者呵呵?!苯芪饔行┺限蔚匦Φ?。

    看出了杰西的尴尬,林惠然大笑说:“哈哈…其实在我看来,杰西已经很厉害了?!?/p>

    杰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    说着说着,手上的活儿也干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的就是取魔晶了,林惠然回忆起那天晚上的场景,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下动作,然后闭着眼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“嘿!…”

    林惠然用尽浑身的力气,朝着火狼的头狠狠劈下。

    似乎这火狼的身体结构有些不太一样,这一斧头下去,也只不过劈开了一道细缝,透过细缝,林惠然看见了火红的光芒。

    这一举动倒是引得一旁的杰西哈哈大笑,杰西笑着说:“不行吧,不行就让我来…”

    “不,我要自己来!”

    林惠然就是这样倔强,在偏远乡村出身的他,看不到一点书生般文弱的性格,活生生的一个混小子。

    “啪…”

    又是一斧头下去,不过只是让裂缝更大了些,一旁的杰西笑得更开心了。

    林惠然恨得咬的牙嘎嘎响,似乎眼前的火狼就是他的仇人一样,紧接着他将斧头高高举起,挥舞着斧头又是连续几下的猛劈,终于,烈火般的魔晶从火狼的头颅中飞了出来,林惠然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上这才露出些许笑容,他伸出手抓住了漂浮着的魔晶,将它移到面前。

    握住这颗魔晶,林惠然就感觉到了异常,和上次的风魔晶不同的是,这颗魔晶一握在手心,给他的感觉就是,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,不过这团火焰并不会带来伤害,只是一种炽热的感觉。

    望着手心里的魔晶,林惠然有些迷茫。

    这时,浩凯睁开了眼,低着头看见树底下的两个人,当他望向林惠然时,内心充满了纠结。

    林惠然失去了亲人,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无依无靠,在他内心里,他非常愿意收留下这个混小子的,不过,大家都知道,干佣兵这一行,都是刀尖上混口饭吃,一不小心可能就呜呼了,而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,大家也明白了林惠然只是一个普通人。留下,对于这整支队伍,或者林惠然自己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这个森林里会发生什么。

    “哎…”

    想到这些,浩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    树底下,林惠然把魔晶装进口袋后,又将狼皮晾在树上,接下来就是处理这些肉了。

    像浩凯大哥他们这样的佣兵,进入森林里都不会携带太多的食物,因为携带并不方便。而且,每次入围狩猎少则半个月,多则几个月,那些携带的干粮显得有些杯水车薪,所以就地取材就非常重要。

    杰西和林惠然在周围捡来一些石头,砌了一个简单的火炉。然后,杰西开始把这些肉分成块状,而捡柴火的任务就落到了林惠然的头上。

    不一会儿准备就绪,两人把肉架在炉上,用火熏制,这种做法,在林惠然的家乡十分常见。

    傍晚的时候,众人围聚在篝火旁,森林依旧是那样的黑暗,是那样的寂静,以至于叶落的声音都能够清楚的听见。

    浩凯的手里拿着装魔晶的袋子,十几个魔晶让这个袋子显得鼓鼓的,这一次出行,可以说是满载而归。

    浩凯思考了一下,说:“今晚收拾好东西,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?!?/p>

    杰西一如既往的喜欢接话,顺口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    浩凯停顿了一下

    “回菲林小镇?!?/p>

    编后语:关于《《北云边》: 异界重生》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,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,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,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。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《《第十世106官网彩票人生》免费试读_千尊月》,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。

    相关推荐

    玩家点评

    条评论

    热门下载

    热点资讯

  •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2019-06-09
  •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-06-09
  • 别克君越优惠3.5万元 颜色可选欢迎垂询 2019-06-01
  • “该办的事不办”凸显权力傲慢 2019-06-01
  • “5·15”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2019-05-31
  • 你们中了美国思维,中国思维却相反 2019-05-31
  • 承认私有制存在,却否认阶级分析。睁着眼睛说瞎话,强坛独一份。 2019-05-15
  • 朱婷最强队友让女排臣服 龚翔宇用另一种方式回应 2019-05-11
  • 但,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-05-11
  • 3岁男童爬窗走失 民警帮忙找家人 2019-05-04
  • 马英九喊话蔡英文:接受“九二共识” 两岸可共荣 2019-05-03
  • 广州日报社“融媒体采编项目”配套硬件设备采购招标公告 2019-04-29
  • 新书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在网红菜市场发布 萝卜白菜变身艺术品 2019-04-18
  • 新疆塔城: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-04-01
  • 巢湖市烔炀大道等一批项目通过市规委会审议 2019-04-01
  • 吉利心水论坛打不开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 陕西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楚天风采22选5开奖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最全资料 7星彩开奖日期表 广西快乐10分助手 河南11选5胆拖玩法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走势 香港六合彩十码中特 江西时时彩玩定位胆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超级大乐透第12048期